정혜옹주묘지(貞惠翁主墓誌)  
 
 
     
  有明朝鮮國貞惠翁主墓誌銘
貞惠翁主者 宣祖昭敬大王之女 元宗大王之弟
今王之姑領議政文靖公斗壽之孫婦領議政海昌君昉
之介婦戊寅十一月日南至寢疾終于弟訃聞 上震悼
輟朝賜吊祭賻有加又錫之殯殮衣襚中人莅喪事有司
敦塟事以翌年己卯二月丁未㘸于廣州村之楮島
又以今年辛巳二月辛未移㘸于朔寧郡治之西佳
哉洞癸山艮坐之原近先兆也主生而穎異 宣祖
大王特愛之親授以小學女訓書史靡不通曉九歲
而受封號 宣祖大王甚賢主擇對于公卿大夫子
才俊釐降于尹公新之卽海高尉也海嵩公容儀秀

發文辭書畵各臻其玅聲名藉甚所與遊皆一時名
勝 宣祖大王幸得佳耦也主入門而媪御皆喜旣
饋而舅姑交賀歲庚子首擧子都憲公宣祖大王賜
御製七言近體一首以識喜都憲公十七而成進士
越三年年二十而擢大科季子正郞公次弟中大小
科主大傷慟不逮 先王也前後四設慶席輒以以
康誡之夫夫也之難主而能之其尊光有終者主乎
非耶平居絶亡以外事私于內藏獲圡田之弗准例
賜者不强請曰 主上以儉德刑于內奈以此累
聖德哉 宣祖大王盖嘉之 元宗大王盖篤友于
逮乎 當宁盖尊禮之時相公公作上相海嵩公屢
進階秩正一品齊相公班長子長臺閣季子佐銓衡
一代門戶之盛世未嘗有也丙子冬西虜猝迫都憲
正郞扈 車駕入山城主隨嬪宮元孫入江都每向
山城喪中夜使一婢火而隨跣而庭額塌地仰而籲
曰天乎免吾 君吾子一籲再籲至三四籲而不已
如是者夜夜矣相公公已解相印以故相受 命先
車駕入江都矣及寇逼海嵩公集義旅守竹津而
甲津先潰兵薄城海嵩公自陣上蒼黃疾馳將入城
路遇賊隨馬投崖殊而甦主時寓村舍獨與二婦及
二女㒒脫身徒步陷港口泥淖度公不免欲赴水二
婦共持之得亡死當是時縉紳之逡巡却顧不赴難

者何限而反引繩批根公父子與修郄者羣起而螫
之獨 上未之信造言者至謂 上偏聽主主喟曰
特 上遇我厚故也 先王陟方我不能從是我之
罪也夫是我之罪也夫已又喟而謂二子曰尹氏盛
滿固可畏也況而兄弟早貴顯任淑慝進退人宜人
之恚媢而而及父祖也由是盖自絶于內時節 起
居亦廢矣季子正郞公日在山城從事體察幕晨夜
冒雨雪巡綽城守仍病脾以丁丑秋竟不起主悼念
寢瘵逾年而不任毁遂卒自戊寅距其生萬曆甲申
春秋五十五主天性慈仁通敏明古今達事理凡遇
宮中朝謁宮人之掌禮者必主焉取式待親族以仁
遇婢㒒以恩閫閾之內雍如也驩如也視同氣如一
身事仁嬪盡其誠孝事相公公委曲承顔亡弗可相
公意者尹氏世相而則於家澹泊也相公公盖用儉
素一㘦絶弗以鮮華加體而主之薦也則重主意時
或一御之朝夕瀡滫之養主之供也則必甘焉凡育
癠齋沐禱祝焚香祝天疾已乃已念相公公年高預
造送終衣被數十稱藏之弗使相公公知也育二男
雖甚拊愛常敎以義方自學語口授書且以歷代治
亂是非善惡可法可戒者諄諄誨諭目濡耳染不學
而能通余嘗瞷都憲公昆季盖貴顯愈盖恭以謹被
服如寒士心竊歎賞焉非直也相公公之崇儉也海

嵩公之制義也二公之能賢也內敎之力居多焉都
憲公嘗出宰當之任輒戒之曰我非待而而食者母
以我病治苟邑治而民安是我不食而猶果然矣是
故都憲公三爲州府蔚有聲績亂後草創食缺醬都
憲公聞之供以一缾醬及到而缾罄矣婢㒒將詰之
主遽止之曰遺官貯已弗法弗法而詰人可乎竟弗
問秉心慈仁類如此嘗慨然曰世路日盖危險草食
布帬我非不堪一區丘壑何處不容蚤營菟裘挽庶
車終餘生足矣海嵩公大感悟以相公公老故弗克
就母曰仁嬪金氏司憲府監察漢佑之女主其第二
女也主産四男一女育二男餘皆夭墀司憲府大司
憲娶監司洪命元女坵吏曺正郞娶判書金藎國女
古人有言曰妻亡而後知吾妻也余嘗戚戚於斯尤
有感海嵩公狀謹以銘銘曰
帝乙歸妹陰遜于陽 相攸名家載錫之光 不飾
其袂不如娣良 惟順以貞媚于尊章 王曰姑母
尊莫旬行 弗居其貴恒德彌彰 爲婦爲母壷彛
是將 源豊流羨俾爾熾昌 維天之衢維子翺翔
五福鼎來五旬何忙 爰卜繇吉于朔之崗 我
銘以志之玆惟貞惠主藏
崇禎辛巳二月 日
奮忠贊謨立紀明倫靖 社功臣大匡輔國崇祿大夫議政府領議政

兼領 經筵弘文館藝文館春秋館觀象監事昇平府院君金瑬 撰
義昌君 珖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