정재륜묘표(鄭載崙墓表)  
 
 
     
  朝鮮國 王女淑靜公主之墓」
綏祿大夫東平尉兼五衛都」
摠府都摠管鄭公載崙之墓」
英宗癸酉 特命賜諡翌孝」
我 國朝貳室多名勝而其尤卓然者東平尉鄭公也公尙 孝宗第四女淑靜公主厯事 四朝六十七」
年其賢彌著隱然爲 國家重諸宗室戚里歛袵取法士大夫推爲蓍蔡焉東萊之鄭顯自麗至 本朝尤」
盛自文翼公諱光弼爲上相凡七世八相國家敎謹嚴冠世文翼之孫林塘公諱惟吉曾孫水竹公諱昌衍」
仍父子爲左相公水竹公曾孫也大父諱廣成恬退不拜刑曹判書生諱太和 仁孝顯三朝元臣議政府」
領議政諡翼憲號陽坡娶驪興閔氏奉事宣哲女生五子皆顯一繼相公其季出後仲父左議政諱致和妣」
宜寧南氏 贈大司憲瀞女也公諱載崙字季遠其生以 仁祖二十六年戊子六月三日九歲受封明年」
迎姬車初階明德三陞至綏祿與三公齊列 列朝眷顧彌重屢兼都摠府都摠管司䆃寺典牲署瓦署提」
調奉公甚勤在所正已修廢使燕者四擧動中窾年至卽力辭解兼務然奉朝請惟謹寢疾數年遇大朝賀」
輒舁往伏班次 幸 陵亦舁隨甞言我七十六當死果以癸卯二月八日卒 御醫守病中使蒞喪輟朝」
市 降敎哀悼者再賻禭絶常典 三宮各歸恩禭以是年四月十二日窆于廣州省達里負亥原公主葬」
在左異室同塋公秀傑淵毅目炯音洪望之可知爲偉人孝於家忠於國睦於族篤厚於故舊明智遠識獨」
覽事之表簡潔儉約無以尙之確然自守至老且終如一求之近世尠倫比矣幼特達爲賢父兄所深賞然」
事之常先意承奉致養南夫人俸入悉以資費用凡於發揮先故綸宗祀夾輔諸兄靡不盡心人有遭患」
故以告雖疏必委曲拯濟卽於親者可知也死喪尤致愍恤然止於所當止未甞以傷恵也屢盡人奇疾入」
燕求良醫方與療治其利澤及物他事皆類此於 國家事憂深思遠每聞有 闕失深懷歎嘅見大利病」
當路有可言者卽隨幾善導常以欺負 國家爲至戒謂必有天殃見人忘身衛上者殊齒讚之冀人效法」
尤痛科試循私惓惓誨人曰君所爲能納供於上帝方可也見事端緖已了其終處難如易使形迹俱」
泯灼知後弊所不可者雖千百人言之不動也洞人肝肺得事情如神與人言常思裨益往往直斥其」
短至面發赤屢言人所難然擇人而發未嘗觸怨惡謗毁也童年貴富極人臣秋毫無所淫一反弊習」
自貴主輿服大從省約至其自爲寒士不如也䦐軒閤閣受 賜珍玩別築小茅廬終身寢處塵埃滿」
室寒暑無屛簞衣袴衾蓐皆鄕綿布出則一騎從數人晩見世塗儉略存威儀明動止盖自居室至處」
世規模一定不可易外雖若與世推移中所執守賁育莫能奪也屛事絶游落然深居而爲不善者憚」
其守固而視明 國與有賴焉自少究心書史著聞見錄二冊皆切於公私鑑戒要以警醒人者也公」
主以丙戌十一月七日生稟質淑美配德無違戊申五月五日卒子孝先娶副率李萬徽女早歿女適」
正郞金道淵側室子㽟亦夭皆不育公疾革疏請從孫錫五爲孝先後弘文館校理有一子二女幼金」
氏女繼子都事聖廈錫五奉遺訓不敢碑請余記官系表墓余獲私乆又以副价從燕路得公㝡深僭」
述所知噫公國器也限于邦制只以賢儀賓名其約己利物宜享于後晩益窮獨世絶厪紹天道不可」
知也 乙巳正月 日立 大匡輔國崇祿大夫議政府領議政李光佐謹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