현화사비(玄化寺碑)  
 
 
     
  靈鷲山大慈恩玄化寺之碑銘(御書篆額)[題額]」

有宋高麗國靈鷲山新創大慈恩玄化寺碑銘幷序」
       崇文輔德功臣翰林學士承 旨金紫興祿大夫左散騎常侍知制誥
       修史館事上柱國汝南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戶臣周佇奉 宣撰」
       推忠盡節衛社功臣興祿大夫兼吏部尙書叅知政事上柱國濟陽縣
       開國子食邑五百戶臣蔡忠順奉 宣書」
臣聞有天地已來爲君聖明者唯唐堯與舜以其堯至仁而理天下舜大孝而化域中故能炳煥古今光輝史籍其後或 中夏主洎諸侯王凡有位之君孰不思」
繼其踵而闡其風用乎敎而理乎國然而修仁者仁不至矣行孝者孝不全
矣御衆興邦不能始終其事例皆中道而廢得非唐之理奥乎難繼仁孝之道大乎難守」
歟法是道而無中輟者其惟  我聖君乎  聖上豹隱之際竭侍養之心長有寢門之問  龍飛之後念劬勞之恩每積風樹之歎以爲  追尊之禮行矣」
附廟之儀備矣考彼禮典雖曰已周在朕孝心有所未足愼終追遠旣取仲尼之訓修善叅眞宜擧  迦文之敎思欲營立精舍資薦  亡靈俾夫淨業益增道果」
速證報  二親之慈愛應  諸佛之誓願不其美乎  皇考安宗孝懿大王太祖親子  仁邦本枝禮樂詩書尤勤於志溫良恭儉併集于身  眞王者之才秉」
古人之行  成宗文懿大王之季年也癸巳冬因契丹不道無故興兵侵擾我封疆動亂我民庶鄰兵漸近我虎用張  成宗大王親領雄師出摧臣敵未行之前」
先差中樞副事給事中崔肅傳宣曰今者隣敵來侵邦家有  朕親領衆出摧彼兵所恐京都或成離亂  君宜將家屬暫出南方就彼安居以避斯難纔候邊方寧」
靜則期命駕迴還遂差內謁者監高玄爲先排使賜御槽鞍馬衣服匹帛酒食銀器幷在彼田宅奴婢等差使衛送直至泗州  聖上侍行問安尤謹到彼州已忽爾」
構疾厥疾弗瘳以統和十四年丙申七月初七日殂落于彼日月不居卜地而葬乃得地於是州焉  成宗大王遽獲班師更期永逸乃思歡好與彼通和因此軍民」
更無勞動未暇迎復遄聞逝焉悲季父之將亡實猶子之所痛擧哀之儀成矣輟朝之式禮施矣賻贈之禮頗越常規哀悼之情固無暫捨却請  聖上迴復本宮慰諭」
益深後囑頗切  皇妣孝肅仁惠天太后  戴宗大王之愛女  成宗大王之次姉也裔自王門族本宗室儉遵大練奢誚金蓮鸞鳳之匹和諧琴瑟之音婉順」
女功婦道行之有容四德三從守之無爽不遂偕老先  皇考而亡以淳化四年暮春倐忽搆疾  成宗大王親幸問疾旦暮尤專遣秦國之良毉屢加救療送神」
農之妙藥毎使煎調復抽御用之珍奇捨入祇園而祈祰僊不永禱之無徵以其年三月十九日崩于大內之寶華宮  成宗大王悲喪至親痛傷心齊旣此天年」
之限雖獲善終且我月娣之容無由再見  穆宗大王時在潜龍乃差爲監護移殯于三司廳內仍率諸宮嬪妃及文虎兩班擧哀於金鳳門前朝晡祭尊俱是親臨」
泣淚漣漣傷心切切尋差宰臣等上冊諡曰  獻貞王后復命大卜監選地而葬果得吉地於京城艮方備禮葬焉陵號曰  元陵其葬禮悉差宰輔及近臣爲都監」
聖上卽位上冊諡曰  皇考爲  安宗憲景孝懿大王  皇妣爲  孝肅仁惠王太后  聖以  妣陵在近不須改移  孝陵處遠行四時之享有千里」
乃  命所司備禮改葬所期玄寢將近王都當開墓也仍遣中樞副使推忠佐理功臣大中大夫守尙書吏部侍郎上柱國守安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賜紫金」
魚袋尹徵古迎護  靈柩疊差推忠盡節衛社功臣金紫興祿大夫內史侍郎同內史門下平章事監修國史上柱國淸河縣開國伯食邑七百戶崔沈爲監護」
靈柩洎至上京嚴備法駕幸東郊迎奉權殯於歸法寺已親率百僚於京城東北約三十里金身山遷定葬地靑烏告吉白鶴呈祥披圖合山水之經占兆契陰陽之理」
山陵日定盡依如初之儀哀摧而五內分崩感動而二儀悽慘以天禧元年丁巳四月葬于  乾陵葬禮旣畢廢不急之務伺農隟之時乃於近陵靈鷲山創立是寺」
焉群岫之閒山勢廻抱畿甸之內囂塵莫侵  聖上以造作之務繁冗之最儻無威德難濟其事乃差推忠佐理同德功臣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傳守門下侍郎同」
內史門下平章事判三司事上柱國淸河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戶崔士威爲別監使宰臣崔士威爲人廉平受性剛直仁慈外著梵行內修聞他之善若己之有承命之」
後不宿於家棲息其所籌畫其宜經營制置皆出心計是以木石不取於他山工役只徵於遊手日累月積四載而成堂殿崇嚴宛類乎兜率內院形勢周市無殊乎給」
孤獨園別立殿 座俾安  考妣眞影及☐出  聖容入殿乃備禮加上徽號  皇考曰英文  皇妣曰順聖夫子曰有始有卒其惟聖人乎則我后之功高」
德冠絶于古今矣洎表奏功畢  鑾駕親臨  龍顔兌悅  重瞳徧覽頗協  宸衷列同瞻讃非凡界棲晨至止日側忘還乃下  詔曰率是寺者須籍」
高僧苟非其人奚匡大衆遂命三川寺主  王師都僧統法鏡住持領衆傳法納田地一百頃奴婢一百人牛馬供等以充常住寺主  王師都僧統一乘法匠」
大敎宗師了悟眞乘窮通  佛性訓導後學多達玄言于時四方學徒仰之若日來者如雲未至期年約聚千衆  聖上復曰旣玆勝槩廣集緇徒須求龍藏之眞」
詮俾狀蜂臺之盛事特差專介錄厥由乘風駕濤浮深涉廣遠朝  中國表請藏經  天子覽其奏嘉其孝錫漢詔十行以褒之送釋典一藏以助之」
詔曰卿克奠大邦聿承先業念蘭陔之失養感風樹之時思梵刹載崇誠心內發恭陳露奏請獲金文況純孝之可嘉且傾輸而是奬俾還進納特命領宣當體寵恩所」
宜祇受今特賜卿大藏經一藏幷匣帕金玉可領也雖助善緣宛彰孝感繇是殿有傷內外列香燈之供藏有經旦暮聞演讀之聲植福崇善莫之與都京我聖君孝」
行功果於是乎彰矣前所謂法是道而無中輟者其在玆乎勝事畢就思刻貞珉欲立豊碑將貽後代特降  綸旨命臣撰詞臣雖愧非才讓不獲已固拒  君親」
之命非乖臣子之誠絶妙好辭旣乏曺娥之碑頌披文相質復虧陸機之賦言深負厚作顔直書其事述而不作賡之以銘其辭曰」
古之聖君 堯舜其人 道德理國 仁孝化民 舜理以孝 堯理以仁 上行下朴 俗厚風淳(其一)後人繼嗣 咸思其理 雖用仁孝 罕能終始 初心則行」
中道而止 是以簡編 不聞褒美(其二)惟我明主 爲政師古 體堯撫俗 法舜御宇 聿修厥德 無念爾祖 至孝人歸 至德天輔(其三)伊何曰聖 德惟善政」
安上理民 祖尊親敬 慈攝萬物 孝冠百行 我后所行 於斯爲盛(其四)承祧之後 每念劬勞 追尊之禮 懿號崇高 改葬之事 玄寢堅牢 儒典旣奉」
釋敎敢逃(其五)靈鷲山下 形勢相亜嵐色谿光 連山亘野 鑒定基址 立成精舍 主得山川 經來中夏(其六)頻開虬藏 屢動龍頤 傳揚四衆 講貫六時」
福覃存歿 利動神祇 一人奉孝 萬姓順之(其七)親之慈愛 報之無垠 佛之誓願 行之無倦 善或修崇 佛乃讃歎 化被邇遐 事光幽顯(其八)報答生前  上感皇天 資薦歿後 下及黃泉 佛事大作 祖業永延 德期厚矣 孝莫大焉(其九)植福之地 此是良田 追往之法 餘非善緣 刧移海竭 谷變陵遷  吾君孝道 萬代流傳(其十)」
皇宋天禧五年歲次重光作噩秋七月甲戌朔二十一日甲午樹 大德賜紫沙門臣定眞秘書省柢侯臣慧仁臣能會等奉 宣鐫字」
游擊將軍臣金佇奉 宣刻造盖」
  (陰記)
高麗國靈鷲山大慈恩玄化寺碑陰記」
      推忠盡節衛社輔國功臣興祿大夫檢校太尉守內史侍郎同內史門
      下平章事兼太子少傅上柱國濟陽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戶臣蔡忠順
      奉 宣撰幷書」
臣聞  聖人之至鑒也儒書韞  志勤修則政敎是興  佛法在心虔敬則福祿克就所謂雖各主三敎而共在一源眞理內融化門外顯者也所以於儒則無先其仁孝故」
先生云孝者德之本歟敎之所由生也是以  先王之以孝理天下也其敎不肅而成其政不嚴而理天下和平災害不生矣於  佛則亦說父母恩重經具如卷中之旨也更不」
勞剖宣可謂儒釋二門皆宗於孝孝之至矣德所厚焉又金光明經云因集業故生於人中  王領國土故稱人  王處在胎中  諸天守護或先守護然後入胎雖在人中」
生爲人  王是知  我當今  聖上諸天守護生爲人  王出統靑方  乃懷玄德尊居萬乘  性禀四聽三敎至宗  一心明炤仁施道著孝理化成百姓樂」
推八方忻  戴旣內遵以  佛敎又外化以儒風內外含融古今洞曉所云聖鑒合先王諸佛之道者即  我當宁之謂也昨者  我聖上有言曰自從」
寡人初登大寶已來以  皇考乾陵在泗州稍遠奈緣向者  邦家未靜征戰相仍是致久淹未諧移近以至于擇定去丁巳年四月內吉辰乃得  遷就乎因陁利山下勝」
地備禮而  葬矣遂於  陵東近處有山水繞迴之勢朝揖重重見杉松蒼翠之形嶄巖欝欝闊狹稱  殿堂之搆高低符階砌之排風景引人煙霞逐步隱之曠古現乃于」
今若神人藏着於多年必期有待應  聖主要求於此日入用無乖對之可憐望之如畫旣官人之嘉也乃  聖主之忻然便令就此妙境剏置此名藍一所冀欲追薦創二親用資冥福者也果符  天鑒以祐日邦得見北朝差人再來請和好及至戈戟偃藏人民蘇息  金地之剏工方畢  玉毫之妙相圓明仍  命於寺內西北地」
別開  眞殿一座安置  我皇考安宗憲景英文孝懿大王  皇妣孝肅仁惠順聖大王太后幷  皇姊成穆長公主  元貞王后眞影以奉良緣冀伸  如在必籍 佛天」
之福善亦承  靈鑒之儲祥爰及庚申歲十月內於  皇妣聖鄕黃州南面感得有  眞身舍利出現光明浮耀兼又於  皇考山陵之近處有普明寺內更得 靈牙出現」
聖上乃備儀仗  駕出郊外  迎來以其深可虔敬有不可思議之感應遂於當寺創造石塔一座七層安此  靈牙一隻幷舍利」
五十粒用伸歸敬續又於辛酉四月內於尙州管內中牟縣復有  舍利五百餘粒出現浮動炤耀仍差近臣中樞副使尙書右丞李可道往彼迎來  聖上亦備禮郊」
迎果覩白紅二色各有光明遂令分減五十餘粒來就當寺於  主佛中心安置了乃令擔塑裝成供養其餘並將入安置  內殿道場  親自供養又有靈驗奇異者初從」
刱立當寺之時剗理  講堂基地之內忽拾得有黒水精珠一顆後又於去庚申歲內剗修  金殿基地之次更拾得紫水精珠一顆乃於  主佛毫間安着事符相應足可」
歎降兼以昨令差使將紙價資去入中華  奏告事由欲求大藏經特蒙  許送金文一藏却不收納所將去價資物色仍蒙  宣送彩色有二千餘兩俾充隨願乃得於」
當寺  佛殿法堂眞殿並能如法彩畵裝飾旣而金鍾法皷鑄造皆畢乃  命鑾駕  君臣備禮行幸爰共撞鍾共之隨喜  聖上親捨納租穀二千餘碩群臣兩班各」
有施納數如文案別立號爲金鍾寶施行又有  諸宮院共遵  大孝各施獻田地助成勝事  聖上又發心立願爲祝邦家鼎盛社稷益安  許令每於春四月八日」
又  立願爲欲追薦   二親冥福亦令每於秋七月十五日起首限三日三夜修設  彌陀起首限三日三夜開設彌勒菩薩加又特  命工人彫造大」
般若經六百卷幷三本華嚴經金光明經妙法蓮華經等印板着於此寺仍別立號爲般若經寶永令印施十方  聖上以檢校太傅守門下侍郞同內史門下平章事崔土威昨自別」
監已來畫乃小心助玆  大願不歸私第長在精廬力謹指揮目親勾當創造纏綿有畫勾創備裝修邐迤無虧恰應  聖懷固憑賢略乃加爲侍中餘如故其已上下成造都監使禮賓卿」
皇甫兪義副使前殿中少監柳僧虔將作少監李英禮賓少卿龍運判官中樞日直刑部郞中兼御史雜端安鴻漸錄事四人內神虎衛長史李徵佐內史主書白思孝少府丞崔延哿尙書」
都事李成子其有道官使左街都僧錄大師光肅副使左街副僧錄彥宏左街副僧錄釋眞判官右街僧正成甫幷其僧記事二人俗記事五人幷有地理業三重大通鄭雄重大通金得義」
等各加  恩澤有差用  念同心同德貴彰必信必誠  妙願將周  嘉猷盍記爰命翰林學士承  旨周佇碑之於初續遣行吏部尙書叅知政事蔡忠順書之于次便發良工刻字」
畢而臨欲其竪此際 聖上駕幸親覽之曰稍符  睿鑒深悅 聖情於是親就刋石之上乃  援筆以   御札碑之篆額幷其」
御書篆額四字亦  親御札不唯其  御翰揮成若龍盤於雲水抑亦其  宸襟炤處必龜感於光榮是以隨」
駕百僚皆就拜覩莫不共呼萬歲仰而嘆之及至於眞殿安置  考妣聖影之際   御自修述諡冊而行禮欲以親表丹誠必通」
玄鑒幷有  御製其  眞殿讃則令寫在於殿內東西壁上其  詩則令板 寫釘着於殿之門外別有  御製詩則却令板」
寫釘在於法堂門外並爲永傳  宣示斯乃  孝感  皇天道光  聖日可謂  允文之詞藻金地擲金聲堪觀
克哲之謨猷玉京傳玉振遊客起登山之興高僧添定水之情自古罕聞于今方覩而又  宣許群臣各呈  眞讃並令寫在於  眞殿內壁上幷有詩亦皆板寫釘着於殿」
外廊下者遂有宰寮樞密翰苑綸闈鳳閣宏才鴛行逸學凡二十一人復有呈慶讃此寺之詩乃皆寫釘于  法堂之外者亦有四十四人豈非麗句排於  下好辭列乎牖間」
錦繡交輝珠璣互暎兼以方言風俗雖則不同讃事叙陳意皆無異斯盖詩所云嗟歎之不足故詠謌之詠謌之不足故舞之蹈之之義是也  聖上乃御製依鄕風體歌遂宣許臣下獻」
慶讃詩腦歌者亦有十一人幷令板寫釘于  法堂之外庶使遊觀者各隨所習倶知雅旨之淸致令尋訪者只仰所懸莫識  高吟之趣俾以嘉聲通遍致乎達理周旋」
而已」
復以其大藏經記乃  命門下侍郎平章事姜邯賛而製以  金殿記別遣內史侍郎平章事崔沆而撰以鐘銘更差中樞使李龔而綴以  眞殿記遂令翰林學士郭元而述以生崇慶殿記爰 命中樞直學士金猛而編以生慶州玄化寺詩都序乃敎翰林學士承 旨周佇而錄以 眞殿讃詩都序却使起居舍人崔冲而作以   蓬萊殿記亦許致仕翰林學士承 旨孫夢周而紀之矣各陳 盛美倶載 玄眞演彼佛之化門讃 我皇之德敎皆如釘掛衆所看觀但以具彼細微早屬色絲   之絹搜諸餘剩方容繼組之麻由是乃 命臣忠順撰之碑陰奈以臣筆之如椽學虧鑿壁叨承 明命唯竭虔衷拾外孫稱著之遺庶 全所美儻君子歷觀之際   敢逞所爲有黷英明無遑悚愧者哉」
太平二年歲次玄默閹茂秋相月 日謹記」
   大德賜紫沙門臣釋定眞屬秘書省祇侯臣慧仁祇侯臣能會等奉 宣刻字」

〔출전:『韓國金石全文』中世上(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