인흥군이영묘갈(仁興君李瑛墓碣)  
 
 
     
  仁興君 墓碣
 (篆額) 王子仁興君靖孝公墓」
     礪山郡夫人宋氏祔左」
 有明朝鮮國 王子仁興君 贈謚靖孝公墓碣銘幷序 通訓大夫前三陟都護府使許穆撰」
 王子諱瑛字可韞我 宣祖諸王子也毋靜嬪閔氏江華都護府使士俊之女也 宣祖三十七年二月七日」
 王子生生而潁悟 上每問幼戱擧止甚愛之長則仁孝好學樂善不己 上登遐之年王子生五年居位哭」
 一如成人人莫不歎息以爲賢王子也七年例受封爲仁興君光海疎忌親戚不置師傅旣二十而亦無爲王」
 子揀擇事也王子受學於長王子初長王子韜晦不出雖以兄弟之愛亦不欲敎訓爲事心知王子賢而好學」
 乃敎之也王子旣得聞修已之方恪愼孝悌動有禮節及 仁祖反正乃選宋夫人明年李适叛入京城 上」
 南狩王子從 上旣渡江疾暴發諸從者皆曰疾甚矣且就母嬪所疾差間往無不及矣王子曰不可力疾馳」
 行追及果川上謁 上爲之動容勞之而士大夫皆爲王子喜丙寅毋嬪卒前年長王子流海上毋嬪憂思積」
 疾至是殆不可醫王子色憂不怠夜不解帶躬執湯藥絶則斫指進血亦沐浴祈天母嬪常泣言長王子不已」
 王子上疏曰母病奄奄死命已迫長子珙負大罪寬在囚籍乞母子相見 上感之特赦還令中使替發夫馬」
 送之至則母嬪已歿矣旣葬有虜寇 上出幸江都命二王子起復從上事平反喪服王子居喪啜粥哭幾滅」
 性旣卒喪 上召見慰諭之命有司賜居喪未受祿俸如數加賜廐馬以寵厚之前年長王子歿於極南之沃」
 州王子喪之旣終期之月仍無服而哭之三年壬申 仁穆大妃薨王子居喪毁甚 上勉以權制王子泣辭」
 以終三年丙子之亂王子從 上於南漢虜圍城急王子曰禮主辱臣死欲自燒煞及約成人心洶懼言 車」
 駕下城則當被驅北行王子泣而請從體相臣瑬曰彼令我群臣從 上者數已足不可 上特減衛士以從」
 王子 上宲心賢之自是待之加厚於平日乙酉兼管宗簿寺司饔院事莅事益勤 上每稱之曰恪勤賢勞」
 時歲凶國不足王子出尙食金三千以助度支經費自多亂之後四方上共減半王子啓 上以爲今事定已」
 十年不可以一時便宜權省廢四方惟正之共己丑 仁祖之喪居服舍食蔬食至卒哭時北使來將報聘事」
 甚難諸大臣僉曰非王子不可 上以尊屬故不欲强之也王子曰臣事君義不辭難卽請往上愈賢之時」
 當沍寒 特賜內府貂裘豹帳遣御醫從之且令中使護行以往前此奉使者以彼求索多無厭路費常數不」
 足必請益以往王子不請益捐私櫜以贍用有胡譯馨長狡猾多生事以爲勢奉使者亦莫能也王子自受」
 命禁不許私謁一繩其不如法者馨長陰怒王子日作梗碍百端留館五十餘日不許竣事一行懼之王子不」
 撓也及使還 上爲之勞慰甚加辛卯春患風眩病數月疾甚 上憂之醫藥屬路疾尋已仍上疏乞解兼管」
 職 上不許其十一月二十五日薦歲事於先嬪仍令侍者掃修廟內卽日命駕歷見姊妹諸翁主疾作還至」
 第遂卒 上遣太醫已無及矣 上悲痛不已不視朝三日停 世子嘉禮不擧常膳七日 賜賻禭加厚又」
 賜長生梓材令中貴人貾治喪事特遣知申事行弔又賜郡夫人月俸不絶也明年正月十九日以禮葬永平」
 和德之原國家自丙子被兵十七年王子貴臣禮葬令式多煞節 上命特用成禮以葬王子自光海二年初」
 受封至今四十二年春秋四十八性至孝事毋嬪從長王子同爨而養者二十年 仁祖三年長王子遷之海」
 上四年毋嬪歿喪三年然後乃始異居祭祀則必宿齋於宗子之家如朔望俗節小祀亦然節祀上塚必素服」
 行事如忌日之禮每遇忌日悲慟如初曰禮君子有終身之喪忌日之謂也外祖毋孟夫人年高王子事之一」
 如母嬪時忠養不衰長王子歿而其家斥在海島王子資其衣食一如其家篤於宗族疎遠不遺平生不立崖」
 異不循苟且居處必謹與人必恭敎家必嚴內外戒驕溢畏愼戒飭一以儉約爲式法此先嬪素所敎訓然也」
 不喜奇玩輿馬聲色弋獵之娛嗜文學重經術斥左道絶外交善草隷亦不以示人恐人之知之也一不以名」
 譽自居樂泉石之遊園林作小亭曰醉隱之亭沖譚蕭散每鼓琴自暢亦好古調不取世俗之音以王室尊屬」
 上禮遇甚隆王子謙畏益下如恐不克每受 上批御札必下堂拜跪稽首如在 上前問疾必加朝服北向」
 禮節益謹自居家孝友以至忠君敬上恭已盡節一出於至誠太常議謚曰孝肅慈惠愛親曰孝執心決斷曰」
 肅及 孝肅大妃上號改謚曰靖孝寬樂令終曰靖能養能恭曰孝礪山郡夫人宋氏文端公寅之四世孫而」
 郡守凞業之女也生二男二女長男朗善君俁次男朗原君侃二壻趙泰開李秀文皆士人又有側室女一人」
 壻縣監尹敏聖其銘曰王子夙夜小心畏忌謙退節儉以篤行誼先嬪有訓警戒不墜惟孝惟友以遺後嗣」